精彩小說盡在匣子小說導航網!手機版

首頁穿越 → 重生王妃娶一送一

重生王妃娶一送一

柒夜 著

連載中免費

  安云歌司律是小說《重生王妃娶一送一》中的主要人物,這是一本由作者柒夜創作的穿越重生小說。深夜,一身黑色勁裝的林知穿過夜色,行到司律面前,跪叩道:“殿下,屬下已經查過了,那安云歌從前在丞相府一直大門不出二門不邁,沒聽說過她學過醫術。”
  安云歌怒急攻心,死死地盯著在場的這三個人,她要好好記住他們的容貌,來日定要成千上百倍地報復回去!
  “好,我答應!”她喉頭腥甜,最終從喉嚨里擠出了這幾個字。
  安修德冷笑著道:“還以為你骨頭有多硬,浪費老夫這許多時間。”
  安晚夏則擔憂道:“可姐姐被打成這樣,明日怎么上花轎啊?”
  太子司耀從懷里拿出一個小瓷瓶,冷聲說道:“孤這里有一粒回魂丹,可暫時鎖住她的痛覺,讓她短時間內行動無異,只要撐到拜過了堂,誰還在意她是死是活?”
  安云歌昏昏沉沉地趴在地上,只覺得自己的嘴再次被撬開,被灌下一粒藥丸,緊接著終于撐不住,徹底暈死了過去。
  昏過去之前,她似乎聽到了原主凄厲的聲音:“我將我的身體送給你,你一定要幫我報仇,我做鬼也不放過他們!”

3萬字更新:2019/11/08

在線閱讀

  安云歌司律是小說《重生王妃娶一送一》中的主要人物,這是一本由作者柒夜創作的穿越重生小說。深夜,一身黑色勁裝的林知穿過夜色,行到司律面前,跪叩道:“殿下,屬下已經查過了,那安云歌從前在丞相府一直大門不出二門不邁,沒聽說過她學過醫術。”

免費閱讀

  “沒死,還有口氣……”

  “給我把參湯灌進去,務必要吊住她一條命,要死也等明日拜過堂再死!”

  冰冷的中年嗓音在耳邊響起,安云歌感覺到有一只手捏開了自己的下巴,一碗苦澀的湯藥灌了進來。

  全身傳來尖銳的疼痛,不用摸安云歌都知道自己肯定正發著高燒,肺部灼燒得厲害。

  她心中驚疑不定,現在是什么情況?

  她不是已經死了嗎?

  她清楚的記得,自己在執行任務的時候已經犧牲了。

  忽然,腦子里一陣眩暈,一段段不屬于她的記憶沖進腦海,她眼皮動了動,終于睜開了眼睛。

  還沒完全弄清楚怎么回事,一個巴掌就重重地打了過來,“賤人,讓你嫁給翼王是你八輩子都求不來的榮幸,竟還敢反抗!”

  安云歌直接被打得眼冒金星,耳朵也嗡嗡的,身上火辣辣的痛感更為強烈。但她也總算反應了過來,她這是借體重生了,原主已經被折磨死了。

  她眼底閃過狂怒,抬眸看向方才打她的人。

  是原主的父親,當今丞相安修德,此時臉色一片狂怒:“老夫再問你最后一句,你嫁不嫁?”

  一道水粉色的身影撲了過來,擋在安修德的面前,哭訴道:“父親,您別再為難姐姐了,一切都是女兒的錯,怪女兒在詩會上不知低調收斂,得了太子青眼,如今已和太子兩情相悅,實在無法再嫁給翼王,讓姐姐代嫁確實有些為難,不是姐姐的錯……”

  她哭得梨花帶雨,又一副嬌弱可憐的模樣,正是安云歌的妹妹安晚夏。

  安修德見狀,心疼地看著女兒:“不是你的錯,那翼王又瞎又瘸,本就配不上你,你未來是要做皇后的。”

  說著,又轉過頭來,眸光完全不似面對安晚夏時的溫柔慈愛,看著安云歌時滿含著怒意和恨意:“你若不肯代替夏兒嫁給翼王,老夫有的是辦法折磨你母親!”

  安云歌猛咳一聲,咳出一口血來,心中狂怒的同時,又劃過一抹心寒,這是原主殘留的感情在作祟。

  原主是丞相府的嫡長女,丞相府統共兩個女兒,都指給了皇家的皇子,安云歌定的是太子,而安晚夏定的是七皇子翼王。

  可翼王在五年前遇到刺殺,雙眼瞎了,腿也瘸了,安晚夏就嫌棄了翼王,暗地里與太子生了情。

  前段日子翼王舊疾復發,恐是回天乏力,沒幾日好活了,皇后下了懿旨讓安晚夏與翼王提前完婚,當是沖個喜。

  安晚夏看上了太子妃的位置,自是不愿再嫁給翼王,丞相府便逼迫安云歌代嫁。

  原主雖在丞相府從未享受過嫡女的尊榮,但畢竟腦子又不傻,自然不肯同意代嫁,于是便被安修德命人好一頓打,直要打到她點頭答應為止。

  可憐原主本就身體孱弱,幾十杖下去頓時魂歸西天,這才給了安云歌附身穿越的機會。

  安云歌腦子里似乎還回響著原主臨死前那一聲聲的哀求和漫天的血腥,她怒火中燒,強忍住疼痛,一口口水吐到安修德臉上:“我呸!同樣都是你的女兒,你要拿我的幸福去換安晚夏的幸福,你要不要臉?”

  安修德被噴了一臉口水,氣得額頭的青筋跳了起來,“賤人,不孝女!來人,再給我狠狠地打,打到她答應為止!”

  幾個奴仆手持鞭子進來,對著安云歌便是一頓抽打,原本就被板子打得皮開肉綻還沒愈合的地方再次被鞭子打得裂開,血肉模糊。

  安云歌悶哼一聲,原主這身體本就受過杖刑,她完全動彈不得,只能被動挨打。

  她死死咬著牙,承受著這頓恥辱與痛打,疼痛已經到了一個臨界點,但由于原主剛被灌過參湯吊著一口氣,便是想暈過去都成了一種奢侈。

  安晚夏在一旁裝模作樣地哭勸道:“姐姐,你就答應了吧,何必受這皮肉之苦,妹妹看著真的好心痛啊!”

  安云歌瞪著她,從牙縫里擠出一句話:“少他媽在我這貓哭耗子,今天我不死,來日就是你死!”

  安晚夏面上委屈又難過,“爹爹,您聽聽,姐姐這說的都是什么話啊?”

  安修德剛想發怒,一個人影沖進來,對著安云歌便是狠狠一腳踢過來:“賤人,竟敢威脅夏夏,孤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膽!”

  一邊怒罵著,一邊又狠狠在安云歌身上踩了兩腳。

  原主殘留的記憶告訴安云歌,來人正是當朝太子,原本與她有婚約的司耀。

  安云歌被踢翻在地,又吐出一口鮮血,腦袋被司耀的腳踩著,動彈不得。

  她憤怒不已,司耀狠狠揪起她額前的頭發,對著她發狠道:“孤的一個侍衛早就仰慕你娘的才情和美貌,如今正在去往芙蓉苑的路上,想必兩人會相談甚歡,你今日若是不點頭答應,孤保證,會讓侍衛好好服侍你娘。”

  安云歌轉動眼珠去看安修德,卻見安修德依舊老神在在的站著,對太子的話不但沒有任何反對,反而還是默許的態度。

  自己的正房大夫人即將被侮辱,作為丈夫,安修德居然是這個態度!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穿越小說排行

人氣榜

黄大仙最快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