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匣子小說導航網!手機版

首頁總裁 → 燃燼婚姻愛過你

燃燼婚姻愛過你

酒卿悠玥 著

完本免費

  寧然藺寒深小說大結局是什么?主角名為寧然藺寒深小說的名字是《燃燼婚姻愛過你》,這是一本已經完結的豪門總裁小說,又名《愛在激情退卻時》,作者是酒卿悠玥。寧然非常慘痛的結束了自己的婚姻,而她也終于遇到了那個真心對待自己的人。
  “好的。”藺寒深出差我心里是松了一口氣的,但我想起什么,問道,“他會回來嗎?”
  “會。”
  “好,大概幾點?”
  “三點左右。”
  “好,我知道了。”
  掛斷電話,我讓張叔開快點,現在時間剛好十二點,這里離半山別墅有點距離,我得早點準備好,不能耽誤了藺寒深。
  車子很快停在別墅,剛好十二點半,我趕緊上樓去收拾行李,只是藺寒深的生活習慣我實在陌生,便按照以前給承乾收拾行李的標準來給藺寒深收拾。
  很快我把行李弄好,提到樓下,又去臥室整理下,時間一點多,不到兩點,我松了一口氣,有些餓。
  這個時候藺寒深肯定是吃了的,我也就去廚房隨便做了碗面,吃好,收拾好,藺寒深的車子停在大門外。
  我走出去,藺寒深和鄒文一前一后的進來,我依然有些緊張,但似乎白天不比黑夜,也或許知道藺寒深要出差,我沒昨晚那么害怕了。
  “行李我收拾好了,你要洗漱一下嗎?”我走過去,和平時一樣彎身給他拿拖鞋,接過他的西裝。
  頭頂沉沉的‘嗯’了聲,我感覺到一股寒氣,藺寒深似乎心情很不好。
  我不敢多說,點頭把西裝掛到衣架上。

106.3萬字更新:2019/11/08

在線閱讀

  寧然藺寒深小說大結局是什么?主角名為寧然藺寒深小說的名字是《燃燼婚姻愛過你》,這是一本已經完結的豪門總裁小說,又名《愛在激情退卻時》,作者是酒卿悠玥。寧然非常慘痛的結束了自己的婚姻,而她也終于遇到了那個真心對待自己的人。

免費閱讀

  在我住進半山別墅的第二天,我接到了臨深公司的電話,讓我去面試。

  這幾天忙亂,我幾乎已經忘了我投簡歷的事,但臨深打來電話我還是很開心。

  我很早起來做好早餐,藺寒深吃了去公司,我就開始收拾。

  藺寒深走了沒多久,司機就來了,我知道鄒文配司機的原因,半山別墅在郊外,遠離城市,風景秀麗,但也交通不便,所以,在這一片的別墅都是自家配司機。

  我收拾好讓司機送我去臨深。

  不過是一天一夜,當車子停在臨深外,我竟然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寧小姐,我在這等你。”司機是個中年大叔,高大壯實,看人時眼睛炯炯有神,應該是個練家子,他讓我叫他張叔。

  “好。”我下車走進臨深。

  面試的人不多,但也不少,一個個拿著簡歷緊張的等在外面,我也是。

  我在陸家十幾年,公公婆婆雖然不怎么待見我,但他們很要面子,所以我上的學校都是好的,當然我也很爭氣,高中大學我都考的很好。

  只是上完大學婆婆就沒讓我上了,她說女人讀到大學也夠了,我要把心思放在陸家和承乾身上。

  我不覺得遺憾,相反我感謝婆婆,感謝陸家,能讓我有機會念完大學。

  面試結果很順利,順利的出乎我的意料,我以為我怎么也得在家等等,沒想到人事直接讓我第二天去上班。

  我剛開始很驚訝,但很快想到我應聘的崗位,我也就釋然了。

  臨深是上市公司,做的是汽車零配件,及工廠和后勤于一體,聽說五年前臨深還是一個小小的加工廠,后面被一個從海外回來的大老板收購,重新整頓,臨深才日益強大。

  到現在,臨深已經市值千億。

  我應聘的崗位是海外物流專員,這個職位不是很多人想去做,因為雜事多,一點點小問題就能扯出許多麻煩,很吃力不討好,所以很多人不大愿意做這個,也做不長久,自然就很缺人。

  走出臨深,我心里輕松許多,一切似乎在往好的方向走。

  只是我不知道,一切才剛剛開始。

  家里不用買菜,生活用品也有,我沒什么要買的,也沒什么要逛的,便直接回別墅。

  剛坐進車里,鄒文的電話就打來,我心里一緊,接了,“鄒秘書。”

  “寧小姐,藺總今天下午要出差,你收拾一下行李。”

  “好的。”藺寒深出差我心里是松了一口氣的,但我想起什么,問道,“他會回來嗎?”

  “會。”

  “好,大概幾點?”

  “三點左右。”

  “好,我知道了。”

  掛斷電話,我讓張叔開快點,現在時間剛好十二點,這里離半山別墅有點距離,我得早點準備好,不能耽誤了藺寒深。

  車子很快停在別墅,剛好十二點半,我趕緊上樓去收拾行李,只是藺寒深的生活習慣我實在陌生,便按照以前給承乾收拾行李的標準來給藺寒深收拾。

  很快我把行李弄好,提到樓下,又去臥室整理下,時間一點多,不到兩點,我松了一口氣,有些餓。

  這個時候藺寒深肯定是吃了的,我也就去廚房隨便做了碗面,吃好,收拾好,藺寒深的車子停在大門外。

  我走出去,藺寒深和鄒文一前一后的進來,我依然有些緊張,但似乎白天不比黑夜,也或許知道藺寒深要出差,我沒昨晚那么害怕了。

  “行李我收拾好了,你要洗漱一下嗎?”我走過去,和平時一樣彎身給他拿拖鞋,接過他的西裝。

  頭頂沉沉的‘嗯’了聲,我感覺到一股寒氣,藺寒深似乎心情很不好。

  我不敢多說,點頭把西裝掛到衣架上。

  藺寒深上樓,鄒文跟上,兩人似乎有事,我站在下面,突然間有些不知道自己該做什么。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黄大仙最快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