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匣子小說導航網!手機版

首頁靈異 → 史上最神古書

史上最神古書

吵夜郎 著

完本免費

  主角是梅霖的小說名字叫《史上最神古書》,是網絡作者吵夜郎的完結之作,這是一本情節十分精彩的靈異懸疑小說。神州大地上有很多神秘的建筑,比如夜里能聽到哭聲的老樓,流血的寺廟...而梅家村就有一棟這樣的建筑物,它就在梅霖家后面的院子里,梅霖很好奇木塔里到底有什么東西,而后來他知道了.....
  他出來就出了事,我怕你也會出事,那我們該怎么辦?”
  梅霖的母親拉著他的手,哭得稀里嘩啦的。
  梅霖咬著牙,說道,無論如何,我都要進去!
  梅少華夫婦知道攔不住他,只得由他去了。
  梅霖拿著手電筒從房子里出來,向后院走去。
  在月光的照射下,高高的圍墻顯得非常陰森。
  半截木塔從里面露出來,因為爺爺進去過,大門上的黃符已經被撕開。
  他輕輕的把鐵門推開,一陣吱呀聲響隨之傳出來。

113萬字更新:2019/10/30

在線閱讀

  主角是梅霖的小說名字叫《史上最神古書》,是網絡作者吵夜郎的完結之作,這是一本情節十分精彩的靈異懸疑小說。神州大地上有很多神秘的建筑,比如夜里能聽到哭聲的老樓,流血的寺廟...而梅家村就有一棟這樣的建筑物,它就在梅霖家后面的院子里,梅霖很好奇木塔里到底有什么東西,而后來他知道了.....

免費閱讀

  爺爺跟他說,木塔是不能隨便靠近的,否則不僅是你,連我們梅家都得跟著倒霉!

  梅家世代都是做木匠的,在附近村落里非常有名氣。

  再加上梅霖的爺爺梅原還有一手絕活,他能用草藥治好很多疑難雜癥。

  跟木匠活一樣,這也是祖上傳下來的。

  梅原非常低調,給人治病,只是象征性的收些費用。

  受過他恩惠的人,都拿他當神仙一樣對待。

  在梅霖的記憶里,從來沒人到木塔里去過。

  可就在他十八歲那年,爺爺梅原第一次進了那座木塔。

  那年夏天,天氣非常炎熱,爺爺像平常一樣,起床第一件事,就是繞著木塔外面的圍墻走一圈。

  可當他走到大樹下時,不由自主的停住腳步。

  三具尸體搖搖晃晃的掛在白楊樹的樹杈上。

  雖然梅原見多識廣的,可還是被嚇了一跳。

  看了好一會,他才認出來,掛在樹上的是村頭的劉二歪一家的尸體。

  劉二歪夫婦連同他兒子都在上面。

  更令梅原吃驚的是,劉二歪兒子和媳婦上身的衣服被撕開。

  他兒子左半邊身體容也被剝了下來。

  而他媳婦的右半邊身體,連同手臂也被剝了下來。

  地面都被血給染紅了。

  梅原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趕緊回村子找人幫忙。

  跟他來的人都被嚇了個半死,他們從來沒見過這么恐怖的死相。

  大伙互相壯著膽,把尸體從樹上放下來,劉二歪的親戚幫忙料理后事。

  可他們把大樹附近都找遍了,也沒找到那些被剝掉的皮膚。

  劉二歪游手好閑,得罪過很多人。

  大伙以為是他的仇人來報仇,都逐漸散去了。

  只是梅原的臉色很難看。

  他仔細的看了看大門上面的黃符,鐵青著臉回家了。

  第二天早上,他早早就起了床,并讓梅霖跟他一起出去。

  他們兩個直接向木塔跟前走去。

  距離院落還遠,梅霖就看到有兩道身影在白楊樹上面晃動著。

  他低聲說,爺爺,樹上有人。

  梅原早就看到了這一幕,他頭上的青筋都蹦了起來。

  可他還是很冷靜的走到白楊樹跟前。

  這次樹上掛著兩具尸體,是劉二歪家隔壁的劉全父子。

  跟劉二歪家人不同的是,他們的頭和上半身是完整的。

  只是兩條腿上的皮被剝了去。

  梅霖被嚇了個夠嗆,因為五個人被剝掉的皮膚,剛好可以拼湊成一個完整的身體。

  梅原嘆了口氣,說道,“我一直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

  霖兒,你去找人來處置尸體。”

  梅霖沒明白爺爺話里的意思,他跑回村里去找人。

  等他領著村民回來時,看到梅原正蹲在大樹下抽煙,他的臉色有些發灰。

  給梅霖的感覺,爺爺一總是一副處變不驚的模樣。

  不知道什么事對他觸動那么大。

  看到村民把尸體抬走,有人用泥土把大樹下面的血跡蓋住。

  梅原才把手里的煙頭扔掉,跟梅霖說,霖兒,你跟我回家,我有事要跟你們交代。

  聽到爺爺的話,梅霖心里有些惴惴不安的。

  他從來沒見爺爺這么嚴肅過。

  回到家里,梅原把家人都召集過來。

  梅霖的父親梅少華性格懦弱。

  梅原說他不適合做木匠,所以根本就沒把木匠手藝傳給他。

  而是直接傳給了梅霖,包括制作草藥的辦法。

  梅原跟家人說,“仇人找上門來了,想要這樣的事不再發生,我得到木塔里去一趟。

  你們都在家等著我,誰也不許出門。”

  對于梅家人來說,梅原的話就是命令,沒人敢違背他的意愿。

  梅霖更加好奇,很想知道木塔里有什么東西。

  他想跟爺爺去看個究竟,可當看到爺爺嚴肅的模樣時,把到嘴邊的話咽了回去。

  梅原一個人離開家,進了木塔所在的院落。

  下午時他才回來,好像非常疲倦的樣子。

  他讓梅霖幫忙,爺兩個一起動手,做了一口棺材。

  天快黑時,棺材終于做好,連刷漆的時間都沒有。

  他們把棺材搬到大楊樹下面。

  它比普通棺材大了將近一倍,他們兩個費了很大力氣,才把它抬過去。

  爺爺穿著一身嶄新衣服,踩著梅霖的肩膀爬到棺材上面。

  他吩咐著梅霖,“等我進去后,就把棺材蓋子蓋上。

  夜里無論發生什么事都不要出門,明天早上再到這來。”

  聽爺爺的語氣像在交代后事似的,梅霖的眼淚不由得流了出來。

  梅原摸著他的頭發,說道,孩子,你也要做好準備,很快就要輪到你了!

  說完他倒在棺材里。

  梅霖只得把棺材蓋子蓋上,然后扭頭回家。

  這一夜,梅家人都沒合眼,想到梅原的吩咐,他們誰也沒出門。

  天終于亮了,一家人懷著忐忑的心情到了白楊樹附近。

  距離還遠,就能看到地上有星星點點的血跡。

  那些血跡一直延伸到棺材跟前。

  白茬棺材上面滿是鮮血,看著觸目驚心的。

  梅霖的父親畏畏縮縮的躲在一邊不敢上前。

  梅霖壯著膽子到了棺材跟前。

  棺材的蓋子被推開一半,看不到里面的情況。

  他向棺材跟前走了幾步,然后輕輕的把棺材蓋子完全推開。

  目光向著棺材里望去。

  還沒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忽然一只手從里面伸出來,緊緊的抓住他的手臂。

  梅霖被嚇了一跳,差點叫出聲來。

  當看清楚棺材里的人時,他的心才落到肚子里。

  抓住他手的是梅原。

  梅原衣服被撕成一條一條的,臉上滿是血污,要是不仔細看,根本就認不出來。

  梅原手上也沾滿了血,另一只手里捏著一個薄薄的東西。

  他用微弱的聲音說道,霖兒,扶我出去。

  梅霖伏低身子,把他從棺材里抱出來。

  這才看清楚,在他胸口處有一條一尺多長的傷口。

  傷口從鎖骨一直延伸到小腹,像是被鋒利的爪子抓出來的。

  要是再深一些,估計梅原的內臟都會露出來。

  梅原的傷很重,他氣息奄奄的。

  梅霖讓梅少華來幫忙,他們爺兩個把梅原抬到了住處。

  除了擔心爺爺之外,梅霖更想知道昨天夜里發生了什么事。

  梅霖把爺爺放在床上,然后幫他包扎傷口。

  梅原攔住他,跟他說,“不用了,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你要記住我的話,然后按照我說的去辦。

  對頭雖然被我趕走,可他很快就會回來。

  我怕到時候,我們全村的人都得死在他手上。

  你父親性子太弱,所以這件事只能交給你去辦了。”

  梅霖的眼淚流了出來,問道,爺爺,是誰傷的你?我去找他報仇!

  梅原苦笑著搖搖頭,說道,報仇就不用了,只要你們能好好的活著,我就心滿意足了。

  他緩緩的把另一只手松開,那個薄薄的東西從他手里掉下來。

  梅霖把它撿起來,這才看清楚,原來是一張沾著血的臉皮。

  他一眼就認了出來,是劉二歪的!

  劉二歪的臉皮被人撕掉,不知道怎么會落到爺爺手里。

  梅霖知道,它肯定跟重創爺爺的東西有關。

  他很小心的把臉皮疊好,然后收進口袋里面。

  爺爺伸出顫抖的手,抓著梅霖的手,說道,“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木塔里有什么嗎?

  你半夜時到木塔里去,拜里面的東西為師。

  她會幫你打敗對頭的。”

  一聽到木塔兩個字,梅霖就是一愣。

  他隱約覺得,這件事肯定跟木塔里的東西有關系。

  難道是它把爺爺傷成這幅模樣的?

  可是爺爺為什么要讓自己拜她為師?

  他轉念一想,又覺得有些不太可能。

  爺爺的狀態很不好,恐怕時間不多了,他沒時間問個究竟。

  梅原指著放在木柜上的那個拳頭大小的瓷瓶,叮囑著梅霖,“給小涵的藥丸我已經準備好了。趙家人幫過我們很多忙,我們不能忘恩負義。

  你要好好的待她。”

  梅霖用力的點點頭。

  十幾年前,梅原去省城趙家做木匠活時,跟趙家老爺子非常談得來,并給梅霖定了娃娃親。當時趙雨涵得了一種怪病,只有梅原能治好她。

  這也是趙家老爺子不顧門第差別,執意跟梅家結親的原因。

  到了這種時候,梅霖只能答應爺爺的吩咐。

  梅原緩了一口氣,然后告訴他拜師的辦法。

  似乎整個村子,上百口人的性命都捏在自己手里,梅霖也很緊張。

  梅原最后說道,|“我死后,你們不要聲張。

  用那口棺材把我埋了就行了。”

  說完這句話,他的手一松垂下來,慢慢的閉上眼睛。

  梅家人按照梅原的吩咐,悄悄的把他下葬,連村里人都沒通知。

  半夜時,梅少華有些很不放心的看著梅霖。

  問道,“霖兒,你真要到木塔里去嗎?

  我們梅家在這住了好幾輩,除了你爺爺外,再也沒人進去過。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靈異小說排行

人氣榜

黄大仙最快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