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匣子小說導航網!手機版

首頁靈異 → 白璃墨賢夜

白璃墨賢夜

想飛的魚z 著

連載中免費

  墨賢夜白璃的小說名為《陰陽祭》,該書由作者想飛的魚z精心寫作,是一本不可多得的靈異懸疑文。我松開門,雙手抱胸站在一邊,等著看墨賢夜的反應。如果墨賢夜出手擺平了那女鬼和邵家,我求之不得,邵管家叫了好幾聲,墨賢夜才從我臥室里面出來,穿戴整齊,頭梳的一絲不茍,倒是個干凈利落的男人。
  “這是月牙山,是江城4A級旅游景點,唯一的賣點就是山上有座清風寺,據說香火特別旺盛,趙瘸子不會一直藏在清風寺里面吧?”我覺得可能性特別小。
  “很多時候,你越是覺得不可能的事情,就越容易變成真的,否則他怎么能逃得過你和邵家的追查?”墨賢夜反問我。
  這就是出其不意吧。
  等到了清風寺,墨賢夜卻沒忙著去找趙瘸子,而是去主殿上了香,虔誠的禱告一番,看他那樣子,倒像是個信徒。
  讓我沒想到的是,我們沒急著去找人,清風寺的住持親自過來了,一見了墨賢夜,滿臉堆笑,倒像是多年不見的老友一般,墨賢夜說明來意,住持親自帶著我們去見趙瘸子。
  趙瘸子果真就住在清風寺的客房,看到我的時候,跟見到了鬼似的,而我看著他,也很是驚訝。
  雖然如今是九月底了,天漸漸變涼,但也只是早晚在短袖外面加一件薄外套罷了,但趙瘸子卻穿著一身夾棉黑衣,上上下下裹得嚴嚴實實,露在外面的臉上,左右臉頰上各有一個黑色的戒疤,邊緣還有點泛紅,應該是剛點上去不久,有點發炎了。

92.7萬字更新:2019/10/27

在線閱讀

  墨賢夜白璃的小說名為《陰陽祭》,該書由作者想飛的魚z精心寫作,是一本不可多得的靈異懸疑文。我松開門,雙手抱胸站在一邊,等著看墨賢夜的反應。如果墨賢夜出手擺平了那女鬼和邵家,我求之不得,邵管家叫了好幾聲,墨賢夜才從我臥室里面出來,穿戴整齊,頭梳的一絲不茍,倒是個干凈利落的男人。

免費閱讀

  我猛地朝著墨賢夜看去,不敢相信邵家真的想要我的命,我以為他們只是想拉我下水,讓我吃點苦頭罷了,想要害我的一直是風水師。

  當時我真的是殺人的心都有了,沖著邵管家吼道:“你們邵家也算名門望族,沒想到竟然這么齷齪。”

  邵管家想要爭辯,但又害怕得罪墨賢夜,只能鼓著腮幫子,眼巴巴的看著我們。

  “你先回去,我們傍晚過去。”墨賢夜最后做了決定。

  “大師,我家老爺那邊恐怕……”邵管家還想央求一下,但墨賢夜已經轉身往廚房去了,根本不搭理他,他只得應承道,“好,那傍晚我過來接大師。”

  邵管家無奈回去了,墨賢夜站在廚房門口看著我:“我餓了,給我做飯。”

  我滿頭黑線,這家伙真把我當丫鬟使了,但這是我答應他的,只得認命。

  為了討好他,我給他做了雞蛋火腿番茄面,結果端過去的時候,他嫌棄道:“你是不是只會煮面?”

  “一大早你還想吃佛跳墻啊!”我懟道。

  他定定的看著我,直到我渾身都感覺不自在的時候,才說道:“你要是會做,我倒是想嘗嘗。”

  “美得你!”我沖他翻了個白眼,低頭自顧自的吃著,好一會兒,又抬頭看他,“那個,我今早還有課,下午趕回來,我給你五十塊錢,你中午自己去買吃的行嗎?”

  “請假吧,待會還有事要做。”他說道。

  我哦了一聲,拿出手機給顧瀟瀟發信息,說自己感冒了,讓她幫我請假,之后問道:“墨……墨大師,咱一會去哪?”

  他沒理我。

  這人總是這樣,惜字如金,不愿多說半句廢話,懟人的功夫也是一流的,這么臭的脾氣,也難怪四處漂泊,無家可歸,我看他這輩子估計也找不到女朋友。

  想到這里,忽然有些可憐他了,嘴欠的問道:“墨大師,我聽你口音好像不是江城本地人士,你是……”

  “該問的問,不該問的別問,吃你的面。”他眉頭緊皺,似乎很不愿意談起自己的身世。

  我吐吐舌頭,不敢再問東問西了,吃完了收拾好,他吩咐我帶了點東西,然后一起出門。

  讓我沒想到的是,他竟然帶我去了香姨那邊,香姨看到我很不耐煩,直說趙瘸子沒回來過,讓我別來煩她。

  墨賢夜冷聲道:“如果他還想要自己的狗命,就立刻給我滾回來,否則,過了今夜,你就等著替他收尸吧。”

  香姨臉都青了,嘴唇明顯哆嗦了一下。

  趙瘸子對于香姨來說,不見得就是知心人,但絕對是她的搖錢樹,這些年趙瘸子賺多賺少,幾乎都砸在了香姨的身上,如果趙瘸子沒了,她的日子便再也沒有如今這么愜意了。

  香姨猶豫了一下,走到陽臺那邊拿出了手機,沒一會兒電話就通了,她壓低了聲音嘀嘀咕咕的跟那頭說了一會兒,回過頭來的時候,卻是冷著臉下了逐客令:“不好意思白丫頭,我聯系不上你趙叔,他的事情也不是我們這些女人家管得了的,我這還要做生意,沒時間招待你們,改日再過來吧。”

  我當即便挑了眉,她剛才要不是跟趙瘸子通電話,我把名字倒過來寫。

  另一邊,墨賢夜冷哼一聲:“不知死活,小瞎子我們走。”

  噗!

  我一口老血差點沒噴出來,立刻抗議道:“請你不要給我取外號,我叫白璃,黑白的白,琉璃的璃,求你記清楚了行嗎?”

  他瞄了我一眼,似乎覺得我的抗議是無理取鬧,然后抬腳往外走,我忿忿的跟上去,埋頭苦走,心里面一直在腹誹他。

  一路走了有三四百米,拐進了前面的小巷子,墨賢夜猛地頓住了腳步,我沒留意,一腦袋撞上了他的后背,驚得我立刻抬頭,他的手已經按在了我的肩頭,將我抵到一旁的墻壁上,眼睛卻盯著香姨住處,說了一句:“別動別吵。”

  我張了張嘴,最后選擇閉上,這個角落是香姨那邊的盲區,他在監視香姨嗎?

  他很高,我幾乎是被籠在他的影子里,雙手還撐在他的胸前,能感覺到他強有力的心跳,不知道為什么,我的臉忽然就紅了,心里面像是有一頭小鹿在亂撞。

  而他卻絲毫沒有察覺我們倆之間的氣氛不正常,專注的盯著香姨家,等了有一刻鐘左右,他忽然說了一句:“來了!”

  我順著墨賢夜的視線看去,正好看見一個渾身裹得嚴嚴實實的男人一瘸一瘸的進了香姨的門,他一進去,香姨立刻將頭伸出來,四周看了看,確定沒有可疑人員,這才將門關上了。

  “剛才進去的應該是趙瘸子。”我當即斷定,心里面的怒火蹭蹭的往上冒,“這家伙竟然已經回江城了!”

  “或許他從來都沒離開過。”墨賢夜幽幽道。

  我擰著眉頭看了他一眼,抬腳便要沖去香姨那邊敲門,非得拎著趙瘸子的領子質問他,為什么要害我。

  剛一動,就被墨賢夜給拽了回來:“稍安勿躁。”

  “安不下來,他吞了我的酬金,害我替他背鍋,我做夢都想揍他一頓。”我梗著脖子還想走,結果又被墨賢夜給抵在了墻上。

  他伸出一根手指按在我的唇上,沖我搖頭:“難道你不想知道這些天他躲在了什么地方,又遭遇了什么嗎?”

  我立刻點頭,當然想知道,墨賢夜又說道:“那就一切聽我指揮。”

  我倆盯著香姨的門口,趙瘸子在里面待了不過十來分鐘,便又遮遮掩掩的出來了,看著他踮著跛腳匆匆離開,我急了:“不跟上去嗎?”

  墨賢夜從我包里抽出一張黃紙,三兩下疊出一枚紙鶴,又拿出毛筆,蘸著朱砂給紙鶴點了眼睛,握在手心里,念念有詞,手松開,紙鶴撲棱著翅膀飛了出去,剛飛到半空,無火自燃,頃刻間燒成了灰。

  我看的云里霧里,這一招師父沒教過我,我明白墨賢夜很有本事,也不敢多問。

  就這么又等了一刻鐘左右,急的我都快要跳腳了,墨賢夜張開左手,手心里赫然多了兩點朱砂。

  他瞄了一眼,擦了手,帶著我出去,伸手攔了一輛出租車,上車就對司機說:“師傅,一直往東開。”

  “沒有具體地址嗎?”司機為難道。

  “你開便是,打表給錢,到了我自然會讓你停的。”墨賢夜道。

  我心里直嘀咕,有些懷疑的看他一眼,又摸了摸自己的口袋,這家伙靠不靠譜啊,我口袋里可沒多少錢讓他霍霍了。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靈異小說排行

人氣榜

黄大仙最快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