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匣子小說導航網!手機版

首頁歷史 → 少年青天

少年青天

逗苗 著

完本免費

  少年青天是由作者逗苗所編寫,這本歷史小說的主角是鹿凡顏如霜,此書主要講述的是顏府書童鹿凡,心戀顏家顏如霜小姐,眼見顏師要將如霜小姐許配人家,上前請求推遲半年,隨進京趕考成天子門生,覲見皇上。正值國家征戰,秦州府大亂,狀元立誓金鑾殿,一怒率眾闖秦州,為國、為民、為了她,一往無前,成就少年名仕,國之棟梁。
  “大人小心,那妖女看著就不是好人。”見洪水之中那一葉古怪小舟劃來,陳廷敬持刀戒備。
  鹿凡則是隨意笑笑:“陳大哥,你可不要唐突佳人。”
  陳廷敬哼哼:“大人,你可別被佳人迷魂了頭腦,更不要見一個愛一個。”
  “好心提醒你不聽,慘嘍~慘嘍~”言畢,鹿凡轉身后撤。
  “喝呀~”就在這時,那仙子般的白衣女子飛身而起,碧波掌法直接打向陳廷敬。

167萬字更新:2019/10/22

在線閱讀

  少年青天是由作者逗苗所編寫,這本歷史小說的主角是鹿凡顏如霜,此書主要講述的是顏府書童鹿凡,心戀顏家顏如霜小姐,眼見顏師要將如霜小姐許配人家,上前請求推遲半年,隨進京趕考成天子門生,覲見皇上。正值國家征戰,秦州府大亂,狀元立誓金鑾殿,一怒率眾闖秦州,為國、為民、為了她,一往無前,成就少年名仕,國之棟梁。

免費閱讀

  “大人小心,那妖女看著就不是好人。”見洪水之中那一葉古怪小舟劃來,陳廷敬持刀戒備。

  鹿凡則是隨意笑笑:“陳大哥,你可不要唐突佳人。”

  陳廷敬哼哼:“大人,你可別被佳人迷魂了頭腦,更不要見一個愛一個。”

  “好心提醒你不聽,慘嘍~慘嘍~”言畢,鹿凡轉身后撤。

  “喝呀~”就在這時,那仙子般的白衣女子飛身而起,碧波掌法直接打向陳廷敬。

  “妖女,來得好!”陳廷敬拔刀相向,刀刀鐵血,絲毫沒有憐香惜玉之風。

  那白衣女子著實不得了,輕功身法優美而迅速,宛若舞蹈般而用在實戰,竟然能躲過陳廷敬兇狠凌厲的快刀!

  陳庭敬刀刀殺招,反之,那白衣女子緊張片刻后,立足于地,不用兵刃,竟然單憑精妙掌法殺的陳廷敬節節敗退。

  兩人攻守互換,轉眼過了二十多招,白衣女子一招回風拂柳,竟然將陳廷敬手中戰刀奪過,又反手一掌白虹貫日將其打翻在地。

  “噗~哈哈哈~”鹿凡在旁忍不住大樂:“這就是,不聽大人言,吃虧在眼前啊!”

  “大人,這都什么時候了,你還笑我!”陳廷敬灰頭土臉的起身,依舊舉拳戒備。

  鹿凡搖搖頭上前,拱手笑說:“姑娘好功夫,佩服~佩服~”

  白衣女子反手將刀橫在我的頸間:“知道就好,若是有一天你害了這一方百姓,我就殺了你。”

  鹿凡笑笑說:“此事,到時候再說,在下鹿凡,還未請教姑娘芳名?”

  唰!

  白衣女子甩手一記飛刀,陳廷敬接過后,竟然險些脫手,足見這女子內功之深!

  “名諱又何需請教,相濡以沫,不若相忘于江湖。”

  這樣么,鹿凡被逗樂:“一句相忘于江湖倒也灑脫,只是眼下這江湖著實令人煩擾,姑娘出現在這里,難道沒有任何賜教?”

  白衣女子溫婉一笑,聲音猶如黃鸝翠鳥般好聽:“你這小狀元爺倒也有趣,那你為何知道,我在此地就是有事賜教呢?”

  鹿凡道:“古今鬼神名著西游記,孫悟空是唐僧在西行路上遇見,豬八戒、沙和尚、白龍馬都是在西行路上,路上所見所聞,我在此,你在此,皆有因果。”

  白衣女子意味深長的道:“我并非是唐僧所遇任何一位徒弟,算是一位偶爾出場救火的菩薩吧。”

  鹿凡露出一抹淺笑:“這菩薩也會做梁上君子,昨晚聽他人隱私之事嗎?”

  “你!”白衣女子頓了下問:“你怎么知道,我昨晚在梁上偷聽?”

  鹿凡笑笑說:“那秦州府中都督日夜派人在房門外偷聽我,而我與姑娘素未謀面,你能認識我,不是在門外看,那自然是在梁上看了。”

  白衣女子又想了片刻說:“不錯,為了三郡數萬黎民百姓,小可確實在公子梁上幽夢半日,我本要殺你,但見你能拿出自己所貪墨銀兩繳納賦稅,我就暫將你項上人頭留些時日。”

  “呸~”陳廷敬怒道:“你這妖女好生無禮,我家大人乃是文曲星下凡塵的狀元爺,他所言所行皆有深意,你這凡塵俗女如何懂的,若是真有本事,你就去殺了那四王爺為民除害啊?”

  白衣女子道:“我與兄長此前去擊殺四王爺,可恨那四王爺一身橫練功夫著實了得,刀槍不入,水火不侵,并利用陷阱捕獲了我家兄長,現如今生死不明。”

  “不妙。”鹿凡皺皺眉問:“姑娘,不知你現在有何打算?”

  白衣女子說:“單憑小可一人之力,即救不了我家兄長又殺不了那四王爺,我只能看你這巡閱欽差是什么人,再從長計議了。”

  鹿凡連忙道:“想要搭救你家兄長,必須態度強硬,你迅速去四王府門口飛箭傳書一封。”

  “這?”白衣女子問:“敢問狀元爺,此書信當如何強硬寫法?”

  鹿凡從馬匹布袋中取出毛筆、墨盒與紙張,陳廷敬用后背給他當桌子,鹿凡奮筆疾書,只一句話。

  敢動我家兄長,讓你無法活著到土城。

  白衣女子湊近時,一襲蘭花淡香之氣:“大人怎知那四王爺要去姜國邊陲土城?”

  “姑娘莫問。”鹿凡道:“此事人命關天,晚去一刻就多一分危險,陳大哥,你且將弓箭馬匹借給她。”

  “哼~就在那邊,拿去吧。”陳廷敬隨手一指,多少有些不舍。

  白衣女子收下信件說:“此去沿湖水向東五里之地,我的馬就在那里。”

  言畢,白衣女子飛快上馬,一騎絕塵而去。

  陳廷敬道:“大人,我們與那女子素未謀面,甚至連面都沒見到,名字也不知道,就這么把馬匹和書信交付與她,怕是不好吧?”

  鹿凡搖搖頭道:“陳大哥,此時事態緊急,來不及細說,你迅速持我書信一封,騎我的馬趕赴潼關,務必交給陸震遠大人。”

  “那可不行!”陳廷敬急道:“屬下必須在大人身邊保護,萬一你有事,我等萬死難恕啊!”

  鹿凡大聲道:“如果讓四王爺跑了,讓國家損失無數兵刃與錢谷,那你才是萬死難恕!”

  “可是,狀元爺你怎么辦?”陳廷敬急得不行。

  鹿凡道:“我沿途向東五里取馬,隨后趕回秦州府,外人不認得我,斷然不會有事的,你走。”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歷史小說排行

人氣榜

黄大仙最快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