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匣子小說導航網!手機版

首頁穿越 → 鶯歸解羅衣

鶯歸解羅衣

半山閑時 著

連載中免費

  鶯歸解羅衣這本穿越小說中的主要人物是蘇瑩穆禎,是由網絡作家半山閑時所編寫,又名《重生之鳳怨》。蘇瑩是衛國公府身份低微的小小庶女,沒想到,有朝一日會高高在上。原本只要她生下皇子,就能冊封皇后,可是,這一切卻被別人奪走了。
  “……仰承皇太后慈諭,冊爾為正二品妃,賜號‘元’,賜昭鳳宮主位,于九月十七進宮,欽此。”
  好熟悉的聲音……元妃?昭鳳宮?這不是冊封蘇瑩的圣旨嗎?
  蘇瑩的眼前逐漸浮現出青色的石磚地,堅硬微涼的觸感從膝頭傳來,蘇瑩微微抬首,是明朗的陽光晃得叫人睜不開眼。
  “元妃主子,還不謝恩?”傳旨太監帶著喜氣的尖細嗓音又一次傳來。
  跪在蘇瑩身旁的父親蘇國維遞來眼神示意。
  蘇瑩木然,仍在錯愕中,忙學著前世的樣子,盈盈拜倒,道:“臣女蘇瑩謝主隆恩。”
  傳旨太監把圣旨卷好,蘇瑩舉起雙手接過圣旨,蘇家眾人緩緩起身。
  蘇國維讓小廝拿了一個鼓囊囊的荷包塞給傳旨太監,道:“勞煩公公跑這一趟,請公公喝茶。”

105萬字更新:2019/05/29

在線閱讀

  鶯歸解羅衣這本穿越小說中的主要人物是蘇瑩穆禎,是由網絡作家半山閑時所編寫,又名《重生之鳳怨》。蘇瑩是衛國公府身份低微的小小庶女,沒想到,有朝一日會高高在上。原本只要她生下皇子,就能冊封皇后,可是,這一切卻被別人奪走了。

免費閱讀

  “……仰承皇太后慈諭,冊爾為正二品妃,賜號‘元’,賜昭鳳宮主位,于九月十七進宮,欽此。”

  好熟悉的聲音……元妃?昭鳳宮?這不是冊封蘇瑩的圣旨嗎?

  蘇瑩的眼前逐漸浮現出青色的石磚地,堅硬微涼的觸感從膝頭傳來,蘇瑩微微抬首,是明朗的陽光晃得叫人睜不開眼。

  “元妃主子,還不謝恩?”傳旨太監帶著喜氣的尖細嗓音又一次傳來。

  跪在蘇瑩身旁的父親蘇國維遞來眼神示意。

  蘇瑩木然,仍在錯愕中,忙學著前世的樣子,盈盈拜倒,道:“臣女蘇瑩謝主隆恩。”

  傳旨太監把圣旨卷好,蘇瑩舉起雙手接過圣旨,蘇家眾人緩緩起身。

  蘇國維讓小廝拿了一個鼓囊囊的荷包塞給傳旨太監,道:“勞煩公公跑這一趟,請公公喝茶。”

  傳旨太監陪笑,“不敢當,不敢當,咱家先告退了。”

  蘇瑩怔怔地看著傳旨太監離開的方向,又用手輕輕撫過手中的圣旨,難以置信。

  是夢么?好真實的夢……好像,回到了最初……

  蘇瑩暗暗掐了自己一把,是疼的!

  疼?那這這不是夢?!真的回到過去了?!

  蘇瑩渾渾噩噩的,身邊幾人真真假假的道賀半句沒有入耳,攜著侍女走回出閣前居住的漪瀾閣。

  府邸還是蘇瑩記憶里的樣子,青瓦白墻,曲徑通幽,青蔥的草木散發著雨水滋潤后的清香,相較紫禁城的迷人眼,連氣味都沁人心脾。

  只可惜,這里是蘇府,蘇府同樣也是吃人的地方。

  如果沒有差錯,今日是八月廿一,下午宮里的賞賜就會送過來,嬤嬤會來府里教導,接著便會送來吉服,然后以半副皇后的儀仗從貞順門將她迎入宮中。

  蘇瑩無奈地苦笑了,重頭再來一遍,讓她再痛苦一次嗎?

  跟在身側的貼身丫鬟春英不解地望著自家小姐,“今兒個是大喜的日子,小姐怎的愁眉不展?”

  蘇瑩道:“迷茫罷了。”

  送來的賞賜蘇瑩前世已閱過無數遍,在心中倒背如流,在失寵之后蘇瑩更是珍惜曾經所有,將每一件都視若珍寶。

  院子里的小廝丫鬟們反倒比蘇瑩激動,蘇瑩實在提不起興致,吩咐將賞賜收入庫房,便進了屋里,吩咐晚膳前任何人不要打擾。

  下人們不明所以,但想到主子身份今非昔比,誰也不敢多問。

  蘇瑩抱膝坐在床頭,累贅的珠釵華服一一褪下,凌亂地擱在床尾。

  上天讓她重活一世,她不甚感激,可是為何讓她重生在這時?

  為何不能再早一點?

  為何不在太后召見之前?

  這樣,她可以裝病躲避,可以在太后面前失儀……

  難道就算重活一世,她也避不開入宮為妃,不得善終的命運嗎?為什么、命運要如此捉弄她?

  穆禎……穆禎……

  蘇瑩一遍一遍輕聲喚著他的名字,這是她最深愛的男人啊……可她最深愛的男人,狂熱地愛上了她的姐姐……多么諷刺!

  可是蘇瑩無法去恨穆禎,她依然是深深地愛著。

  她也無法去恨姐姐,在府里被排擠時,是姐姐不顧嫡母難看的臉色,幫她,護著她。

  之后穆禎獨寵姐姐,不再踏足其他宮苑,也是姐姐勸穆禎來探望懷有身孕的她。

  自始至終蘇梓婳都沒有錯。

  若要說錯,就錯在蘇梓婳不應該和穆禎相遇!

  蘇瑩心中豁然開朗,其實這樣重頭再來,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這一次,她要好好地把握住穆禎的心,阻擋住一切蘇梓婳和穆禎見面的機會。

  至于嫡母莊氏,這一世她會小心提防,一定不會再讓莊氏有機可乘!

  想通了這些,蘇瑩的心情好轉了很多。怕身邊的人發現異樣,蘇瑩把散亂的珠釵華服都整理好,推開門吩咐丫鬟打水沐浴,洗去身上汗污,并傳了晚膳。

  蘇府庶女的份例是四個菜,由府中大廚房送來,宮中正二品妃位的份例是十六道菜,道道精致,待遇天差地別。

  晚膳前,小丫鬟引著教養嬤嬤前來蘇瑩屋中拜會。這位嬤嬤姓古,是貼身侍奉太后的女官,太后派古嬤嬤前來,足以體現對蘇瑩的看重,也是在給蘇瑩做臉面。

  蘇瑩自然不會傻到對古嬤嬤擺架子,以后在宮中很多事還需要依靠古嬤嬤,是以古嬤嬤禮還沒有行完,就被蘇瑩親手扶了起來,讓古嬤嬤好生受用。

  “這些日子要辛苦嬤嬤了。”蘇瑩站起身向古嬤嬤頷一頷首。

  福身行禮太過屈尊,古嬤嬤的身份破了天也就是紫禁城的奴婢,而畢竟是太后倚重的老嬤嬤,少了禮節又顯得倨傲。

  此刻蘇瑩是慶幸的,多活了一世,在宮中的一兩年學會了許多閨中觸及不到的東西。閨中的蘇瑩雖以性格沉穩內斂為長處,家中并沒有悉心教導過,只是做足了表面功夫,管家理事、針織女紅、琴棋書畫、烹茶調香,在夫子們認真教導蘇梓婳的時候,帶了蘇瑩在旁,偶爾府中來人或出席宴會,蘇瑩也只有老老實實地跟在蘇梓婳身后,沒有蘇瑩一個小小庶女說話的余地。

  蘇瑩還記得前一世,古嬤嬤剛來的時候,自己聽了丫鬟的勸,想著古嬤嬤的來頭,竟給古嬤嬤行了一禮,唬得古嬤嬤直呼“折煞”。

  后來,仿佛又是誰勸的,說道古嬤嬤只是個面子大點的奴才,許她單住一間屋就是格外優容,其他一應按照府里下人供應即可。

  真是有趣,原來從這時候起,蘇瑩已經遭了算計,這些事一連串下來,等古嬤嬤回宮回稟給太后聽,太后定會認為自己小家子氣,上不得臺面。

  蘇瑩面上不動,內心冷笑起來,后妃和母家一榮俱榮,一損俱損,莊氏就那么恨自己嗎?還是那么篤定損了自己,蘇梓婳定能奪下皇后寶座?

  出神間,古嬤嬤已經喚了蘇瑩兩遍,“娘娘似乎精神不大好。”

  蘇瑩笑一笑掩飾,道,“入宮在即,不免憂慮,這幾日睡的不踏實。嬤嬤方才說什么?”

  古嬤嬤道:“老奴方才請示娘娘,明日卯時起教授宮規禮儀,娘娘意下。”

  “那便有勞嬤嬤了。”蘇瑩頓一頓,“另外,圣旨已下,但冊封禮還未行,我仍居于閨中,這聲‘娘娘’實在別扭,還請嬤嬤隨蘇府眾人,暫時稱呼我為‘二姑娘’。”

  古嬤嬤眼神中透出一絲贊許,“那便聽二姑娘的。這般,老奴先退下了,不打擾二姑娘用膳。”

  蘇瑩指了身側丫鬟,“采桑,替我安頓好嬤嬤。”

  采桑領著古嬤嬤除了廳門,芙蓉湊上來,扶著蘇瑩的手請蘇瑩坐下,叫蘇瑩哭笑不得。

  “你這是做什么,我沒虛的要人扶吧?”

  芙蓉笑嘻嘻道:“姑娘如今身份不同往日,奴婢瞧見勛貴人家的夫人小姐們,哪怕身子壯的跟頭牛似的,也要婢子攙著,就為個做派,更別說宮里頭了!”

  一席話說的蘇瑩掌不住笑起來。此時蘇瑩的另一個大丫鬟卻若有所思,道:“姑娘,您對古嬤嬤太客氣了。”

  蘇瑩的臉色驟然冷下來,“古嬤嬤是太后的陪嫁。”

  說話的丫鬟喚作蓮蓉,蓮蓉接著道:“古嬤嬤身份再貴重,說到底也不過是一屆奴婢,姑娘若太抬舉她,只怕失了身份。”

  蘇瑩氣結,冷冷道,“你說的不無道理,正如蓮蓉你雖是我的貼身丫鬟,骨子里和后院涮恭桶的丫鬟也是一個芯兒的,不如你和涮恭桶的丫鬟掉個個兒吧。”

  蓮蓉驟然驚愕,滿面委屈,卻也不曾跪下告饒,只是呼道,“姑娘,奴婢也是為您打算!”

  蘇瑩看了她一眼,“我自有打算,無需你多言。”

  蓮蓉是何許人,蘇瑩怎會不記得。這丫頭和芙蓉都是蘇瑩生母蔣氏挑給蘇瑩的,按理說都該忠心耿耿,可是蔣氏去的早,二人買來時不過是半大的丫頭,伺候時日不久,為利益所蒙蔽認別人當主子也未可知。

  蘇瑩還記著,當年自己有孕后不久,蘇梓婳指了蓮蓉的婚,指給外家的表哥做妾,芙蓉倒是一直伺候在蘇瑩身邊,直到蘇瑩去世。

  心中有了計較,蘇瑩提筷用起晚膳,一言不發地盤算起來。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穿越小說排行

人氣榜

黄大仙最快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