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匣子小說導航網!手機版

首頁仙俠 → 珞珈謫仙記

珞珈謫仙記

墨冷千洲 著

連載中免費

  《珞珈謫仙記》是由網絡作者墨冷千洲為大家帶來的一部仙俠類型小說,珞珈謫仙記蘇謫柳瀟湘是書中的主要人物。這里是仙俠世界中的“珞珈界”,珞珈山下的世界變成一片神仙浩土,其中人往來修道,斬妖除魔,生死輪回……
  蘇謫對于周圍發生的事情毫無察覺,仍然沉浸在心頭那喃喃聲音中,不知過去多久,那聲音終于淡去,蘇謫暗暗搖頭,仍然沒有聽清所有內容,連自己跟著念出的幾句也模模糊糊。
  在萬道閣某個隱秘之地,疊浪真人正與一名須發皆白的老者喝酒。
  疊浪真人嘿嘿笑道:“三師叔,我徒兒蘇謫根骨絕佳,您是否網開一面,讓他在萬道閣有所斬獲啊。”
  老者喝得滿面紅光,微醺道:“萬道閣內一切隨緣,師叔也無可通融之處,不過你徒兒體內有諸多郁結,恐怕不是善緣,須加留意。”
  疊浪真人苦笑道:“師叔若是知道他是受何人所托拜入天一門,恐怕就能猜得一二。天一門式微在即,蘇謫可能是莫大的變數,是好是壞眼下無從得知。”
  三師叔疑惑道:“誰人將他托付于天一門?”
  疊浪真人面帶神秘,只說了一句:“花前奪命殿,月下摘星樓!”

145.5萬字更新:2019/03/21

在線閱讀

  《珞珈謫仙記》是由網絡作者墨冷千洲為大家帶來的一部仙俠類型小說,珞珈謫仙記蘇謫柳瀟湘是書中的主要人物。這里是仙俠世界中的“珞珈界”,珞珈山下的世界變成一片神仙浩土,其中人往來修道,斬妖除魔,生死輪回……

免費閱讀

  對于通天樓,蘇謫無甚想法,現如今自己修為大損,還是盡快恢復實力為好。

  輕輕嘆氣,蘇謫決定明天就去找師父,提前修習天一門法訣。

  第二天,疊浪真人對于蘇謫的要求并未驚訝,只是問道:“你想學什么法訣?”

  蘇謫不假思索:“我要學威力最大的!”

  疊浪真人哈哈大笑:“天一門法訣無數,真要比個高低卻是極難,還是到我天一門萬道閣看看,有時法訣能否修成也看機緣。”

  說罷,疊浪真人腳下金光如浪涌,托起蘇謫直奔天際,越過他們所在的麗水峰,朝著萬道閣所在地東方弱水峰飛去。

  天一門所屬共有九九八十一座山峰,其中名氣最大的有兩座,一是本門最高殿堂“上善殿”所在的無爭峰,另一座便是弱水峰了。據傳當年天一門至寶弱水仍在時,便環繞弱水峰,可以說是天一門牢不可破的最后屏障。

  蘇謫羨慕地看著師父閑庭信步般穿梭云端,不消片刻,蘇謫就感到一陣窒息般的感覺彌漫而來,往前一看,只見一座萬仞高峰聳然獨立,山峰周圍霧氣氤氳,山腳卻有一道令人心悸的深淵環繞。

  疊浪真人在不遠處落下,帶著蘇謫朝著弱水峰走去,蘇謫看著前方觸目驚心的深淵,不禁問道:“師父,這深淵之下是什么?”

  疊浪真人嘆道:“此乃當年弱水所在之處,后來弱水遺失,只留下這深淵般的環山河道。遙想當年,天下修水之士,莫不以天一門為登堂入室之地,皆因弱水盤踞于此。”

  蘇謫不禁神往,感嘆道:“想必是個萬人來朝的盛世了!”

  疊浪真人在淵邊停下,默默片刻,也道:“俱往矣,如今天一門雖說威名猶在,始終難復當年榮光。你若是有緣,或許可以修習本門‘三千弱水訣’,不過也不可強求。自弱水匿跡,此法訣已經數千年未出世,想來緣分已盡。走吧。”

  深淵對面的山峰中,白色霧氣洶涌,很快凝成一道威武的白色巨龍,龍鱗須爪宛然可見,蘇謫心頭驚異,卻見那霧龍身形一路伸展,很快龍首便抵達蘇謫腳下,整個龍身化作一座霧橋飛架深淵之上。

  “哇!”蘇謫驚嘆不已。

  疊浪真人莞爾:“上橋。”

  雖然一路上不免戰戰兢兢,蘇謫還是興奮異常,站在朦朧的霧橋上向下看,漆黑如墨的河道霧氣騰騰,不過顯然生機已斷,只剩一片死寂,蘇謫根本感覺不到下方有任何活物。

  疊浪真人低聲解釋道:“弱水里本來就無活物可生存,天一門的百道弱水主殺伐,是弱水至剛至猛的部分,里面煞氣太重,生靈根本不能生活。”

  蘇謫點頭,不知怎的,對于弱水里無活物的說法,他心頭隱隱有些懷疑,卻也不敢爭論,只得繼續前行。

  終于進入到弱水峰周圍的霧氣里面,蘇謫抬頭看去,弱水峰直入天宇,似乎連藍天白云也被削斷,他脖子酸痛,道:“弱水峰好高!從下面看不到盡頭。”

  疊浪真人微笑不語,腳下金光托起蘇謫又是騰空而上,越往高處林木越發稀少,本來蔥蘢的弱水峰很快便以裸露的黑色巖石居多。半柱香之后,雖然遠未到山頂,但是山體陡然向內一縮,然后就是高達數百丈的一座峭壁。光滑如鏡,閃爍著烏光的巖壁宛若銅墻鐵壁直立眼前。

  蘇謫不禁冒出一個念頭,如果這石壁是人力開鑿,那該是何等偉岸神力啊。

  在峭壁中部,一顆黑色巨樹旁逸斜出,在巨樹與山體的連接處,蘇謫看見有個一丈見方的山洞,不過相對于直徑達五丈的巨樹而言,卻有些不起眼。

  疊浪真人輕喝一聲,腳下金光閃爍,猛地身形加速,帶著蘇謫進入山洞中。

  蘇謫落地后心口一陣狂跳,這一路向上,懸崖峭壁云里霧里,他小小的心臟簡直不夠用。

  他低聲問師父道:“萬道閣怎么不在山頂?”

  疊浪真人道:“為何要在山頂?”

  蘇謫弱弱道:“感覺吧……”

  沒等疊浪真人回答,山洞中就傳來一陣轟隆的聲音:“疊浪,入萬道閣何事?”

  疊浪真人笑道:“三師叔,師侄帶著徒兒前來求法,不知可否?”

  被疊浪真人喚作三師叔的聲音道:“區區道種境,何須來萬道閣?”

  疊浪真人道:“我徒兒天縱奇才,故而覺得應該來萬道閣試試緣法。”

  “緣法?他修為不夠,道種已損,何來緣法?”

  疊浪真人往旁邊石壁上一倚,道:“蘇謫徒兒天生御水,道種偏偏自成竹筍,又是青木之體,水生木也,如果我猜的不錯,蘇謫很可能是水德之身!反正我把徒兒帶來,師叔您要是不給進,那我就長坐在此,餓著我事小,若是餓著我這天生水德之身的徒兒,損了他根骨,我可不擔責。”疊浪真人越說越隨意。

  “臭小子!又給我耍滑舌,你進來,看我不揭你的皮!”疊浪真人的三師叔佯怒道。

  疊浪真人作禮道:“謝三師叔!”

  蘇謫一直插不上話,只跟著疊浪真人一路向內,慢慢地蘇謫感覺周圍水元氣空前濃郁,再前行片刻,一直左看右看的蘇謫忽然發現師父不見了。

  “師父!”蘇謫急忙叫道。

  疊浪真人的聲音在蘇謫耳邊響起:“徒兒,萬道閣里不傳庸法,不過能否得到傳承完全看機緣,為師也無法幫你。萬道閣內的九源空間,里面共有三百種法訣,你隨意選個方向走就是,不管遇到什么,默默感悟,為師給你爭取一天時間。”

  蘇謫稍稍定神,周圍濃郁的水元氣已經化為迷茫白霧將蘇謫籠罩,蘇謫索性閉目前行,不久后,蘇謫感覺自己周圍已經被水充斥。

  驚駭地睜開眼,蘇謫發現自己宛若懸空站在水中央,四周都是朦朧的水流,他目力所及之處,到處是暗流,有的清亮,有的渾濁,有的滿是漩渦,有的四平八穩,甚至還有五顏六色的道道水流環繞。

  “竟然連呼吸都不影響。”蘇謫暗暗贊嘆,這九源空間果然神奇。

  分不清上下左右,蘇謫隨波逐流,遇到身旁的道道水流就伸手觸碰,可是那些水流仿佛有靈性,紛紛閃躲,弄得蘇謫尷尬不已。

  蘇謫明白,每一道水流都代表著一種法訣,如果能得到這些水流的承認,那么就等于獲得了法訣傳承。可是談何容易,別說獲得,這些形態顏色各異的水流根本不讓蘇謫靠近,每當蘇謫移動位置,附近的水流紛紛閃避,像是故意要與蘇謫保持距離。

  蘇謫苦笑不已,暗道:“你們難道還怕我不成!”

  自然沒人回答他,蘇謫只得繼續浮游,說來也怪,蘇謫感覺自己越是到處游來游去,不管如何奮力,總也游不到邊際,甚至他心里默默盤算,恐怕自己游的距離已經超過山體的厚度,可就是看不到這片空間的盡頭。

  蘇謫如此隨意潛游將近兩個時辰,不出意料地一無所獲,他心頭嘆道:“看來天一門無上法訣果不輕傳,我區區道種境,的確是不入這些法訣的眼。”有些疲累的蘇謫索性在水中央盤腿而坐,雙手下意識地結了一個手印,連蘇謫自己也不明白這手印從何而來。

  于是蘇謫就懸浮在九源空間無數水流中,周圍數百道水流起初只是隨意地流動,如同嬉戲,可漸漸地都慢慢朝著蘇謫靠攏,離蘇謫十丈左右卻又都不肯再進。從外面看去,蘇謫好似被數百道水流包裹成繭,那些水流雖然形態各異,有的溫柔有的狂暴,卻奇怪地個個規矩,繞著蘇謫悠閑地游動。

  閉上雙眼的蘇謫哪里知道這些情況,他在冥想中不知怎地想起那個白衣女子。當時情況危急,蘇謫沒有察覺,等現在靜下心來,蘇謫忽然發現自己對于那女子好像有種異樣的感覺。不是愛,不是好奇,也不是傾慕,倒像是虧欠。但是這種虧欠也非源于自己差點致她香消玉殞,而是另一種蘇謫說不清的感覺。

  他的腦海里,似乎有個聲音在告訴他答案,可是每當他集中精神窺探自己的腦海,就會被一股莫名的力量阻擋。但是今天情況稍有異動,因為他發現,無論自己如何集中注意力回避,耳邊都有一縷渺遠的聲音,如泣如訴,竟像是在他的心頭低語。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仙俠小說排行

人氣榜

黄大仙最快开奖